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365bet网页 - 365bet网上注册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为什么四大病毒会跨物种传播?“打败艾滋病的

时间:2018-12-06 21:2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2014年11月17日,2014年NU SKIN大师趋势论坛在上海举行,著名华裔抗艾科学家何大一教授作为主讲大师出席。 东方IC 图 未来十年内,艾滋病疫苗仍不可能研发成功,但一种新药已经进入

  2014年11月17日,2014年“NU SKIN大师趋势论坛”在上海举行,著名华裔抗艾科学家何大一教授作为主讲大师出席。 东方IC 图

  未来十年内,艾滋病疫苗仍不可能研发成功,但一种新药已经进入II期临床实验,有望保护人体3-6个月内免于艾滋病毒的感染。在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前夕,研究这项新药的全球著名艾滋病毒研究专家何大一告诉澎湃新闻()。

  11月17日,何大一在上海出席NU SKIN大师趋势论坛时提到,目前正在非洲肆虐的埃博拉疫情与艾滋病有相似之处,防治埃博拉疫情,最好的策略是到西非去,“将病毒围堵在西非”,他很高兴看到中国派了大批专家前往非洲支援。

  在谈到埃博拉与艾滋病的关系时,何大一认为,“如果说埃博拉是一个很巨大海啸的话,艾滋病就是一个没有声音的海啸”。二者都由动物传给人类,会引起致命疾病,但前者属于急性,后者属于慢性。

  年逾60的何大一是艾滋病“鸡尾酒疗法”创始人,这种疗法的原理是选用多种抗艾滋病药物组成一个组合,这是目前最常用的、效果最显著的艾滋病治疗方法之一,其中“组合”的策略与调制鸡尾酒过程类似,故被称为“鸡尾酒疗法”。

  1996年,何大一被评为《时代》杂志年度人物,2001年,获得美国“总统国民勋章”,2006年,由美国加州时任州长阿诺德•施瓦辛格等推荐,入选首届加州名人堂。2010年,被《时代》杂志称为“打败艾滋病的人”。

  何大一是美国艾伦•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,同时担任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、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、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、台湾“中央研究院”院士。

  何大一:用药原则保持不变,但开发出了很多新药,有了新的组合。新药的效果更好,而且副作用更少。中国使用的药物比较“旧”,可供选择的药物有限,虽然对艾滋病的治疗效果也很好,但我觉得可以更好。

  何大一:中国最早一批艾滋病人是使用毒品时感染的。到20世纪90年代末期,一些人又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毒。现在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群体主要是男同性恋者,这跟美国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情况相同,他们的感染率高达6%,是世界其他地方类似群体感染率的5~ 6倍。

  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预防,应该把教育落实在高感染率人群上。尤其是在城市里的新移民,他们从乡村来到城市之后,面对性自由、开放的环境以及通讯方式的推波助澜,很容易找到其他族群的人,这是现在需要防治的重点。

  何大一:疫苗是我们研究的重点,此外还研发药物。我们与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合作研发一种肌肉注射药物,I期临床实验已经完成,能够提供3-6个月的保护,预防艾滋病毒感染。

  美国的10个地方正在开展的II期临床实验,检验它的安全性。这种药物要在人体内待3、4个月的时间,一定不能出安全问题。III期临床实验计划在艾滋病毒高感染率的人群中进行,可能计划在中国也会部署这样的实验。药物不同于疫苗,我们正在研发的药物通过杀死艾滋病毒,将这些病毒阻挡住,但只能提供3-6个月的保护,过了这段时间,需要再次注射药物。而疫苗作用于免疫系统,一生只需要打一次,就可以使免疫系统给人体提供长久的保护。

  鸡尾酒疗法是治疗方法,而艾滋病疫苗和正在研发的药物都是用于预防,所以我的研究重点从治疗转向了预防,目前不太关注鸡尾酒疗法。艾滋病毒很复杂,变化很快。未来十年内,还不可能会有疫苗,我们需要更多的基础科学研究来帮助我们认识它。

  当艾滋病毒在猩猩身上时,猩猩不会得病,但传染给人之后,人类会患病;当埃博拉病毒在蝙蝠身上时,蝙蝠也没有症状,但人感染后,会很快死去;禽流感和SARS也是类似的情况。所以我们真正该关心的是,为什么这些病毒发生了跨物种传播?我认为,一个原因是人口数量增长,人们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大,占据了很多原本属于动物的生存空间,人与动物的接触也越来越频繁。另一个原因是,交通更发达了。第一天,在香港发生一例SARS病毒感染,几天以后,世界五大洲都发现了感染病例。

  何大一:从疾控的角度来说,艾滋病毒(HIV)跟埃博拉病毒有一些类似的地方,比如,它们都是RNA病毒,都是从动物等宿主传染给人,都会引起致命疾病。

  但不同的是,埃博拉病毒导致的疾病是急性的,发病之后很快会死亡,而艾滋病是慢性的。此外,埃博拉病毒传染很快,而艾滋病毒必须要有很紧密的接触才会传染,比如说性行为或者是血液的接触才会传染。如果说埃博拉是一个很巨大海啸的话,艾滋病就是一个没有声音的海啸。

  何大一:埃博拉跟SARS、甲流很类似,从某个角度来说,中国内地、香港和台湾,因为过去的经验,可能在防治埃博拉时比较有利一点。

  现在西非的埃博拉疫情,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爆发,中国防治埃博拉的最好的办法是到西非去,控制埃博拉病毒不要传到中国。事实上,所有国家都应该通力合作,美国、欧洲、中国都在做这样的事情,我也很高兴看到,中国已经派出了许多专家赴非洲支援。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